我们一起网 首页 情感文章 情感天地 查看内容

那一场海边的烟火

2017-8-8 16:40| 发布者: tlyan| 查看: 597| 评论: 0|原作者: admin|来自: [db:来源] | QQռ |

感情是一件很玄妙的事情,你永远都不会知道,你在什么时候会遇见什么样的人,又会在什么时候失去他。

  也许开始就是错

  我跟林子岩认识的时候,我已经读研一了,而他才刚刚大二。也许这段相遇和这份感情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,就是不被祝福的。而我们都太年轻太执著。

  2002年初,我在这座南方美丽的海滨城市里等到了我的第五年。2001年本科毕业时,我本来想考去北京,却为一个人选择了继续留在这城市,而那个人,在我留下之后选择了出国。那时候,我正处在这段失败的爱情中无法自拔,我不能明白,为什么在前途面前,男人总是会选择放弃爱情。而林子岩恰好在那时出现,在我最孤单无助时,他来到了我面前。

  我和林子岩在同一个学院,比他大三届。我读书时,曾经是学院的一个传奇,很多学弟学妹看我,就像看一个神话,带着崇敬的眼神,抬头仰望。而林子岩不是,从一开始相识,他的心里跟我就没有过那样的距离感。

  我是活跃于学校各个场合和舞台的美丽女子,几乎无人不识,身边有个匹配的男子,是别人眼中的神仙眷侣。毕业时,没想到还是遭遇劳燕分飞的世俗结局,于是我从此沉寂,一个人躲起来舔噬伤口。感情总是那样让人放不下,我在一个又一个深夜里,难过得不能入睡,在校园的BBS上发帖,以平淡的语气写下很多文字。在这座学校里,我的文字也是我传奇的一部分,被一些人喜欢和欣赏。没想到读研之后,文字竟成了我生活的全部。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活跃和张扬,不再事事非要争个高低,甚至整日将自己关在寝室,听音乐、写字,不管外面的世界风起云涌,如何变化,都与我无关。

  记住林子岩是因为那一年我的生日,夜里零点整的时候收到了他的祝福短信。那一刻,有点感动,毕竟有个陌生人为我的生日特意守候到了零点,而我从前的他,竟忘记了我的生日。从那以后,跟子岩慢慢熟悉起来。他告诉我,很久以前就听身边的人说起,有这样一个学姐是如此优秀和善良,所以一直关注,终于有机会结识觉得很幸运。

  一直都跟子岩在网上聊天,终于有一天,他约我见面。见到他的第一眼,我有半秒的恍惚,他在灯光下的身影和笑容,竟和之前那个人有百分之五十的相似度。我握紧手心,屏住呼吸,朝他走去,微笑着打招呼,而关于这一瞬的感觉,我从没有告诉过他。

  子岩说:“素心,你本人比照片上要漂亮,而且,你并没有那么坚强。”我笑了,请他喝酒。后来他送我回去,走到楼下时,他说:“素心,你是这样控制自若的女孩子,虽然我知道你已经喝多了,但是在人前,你看起来始终无懈可击,你个性上的天真和甜美很少有人能看见,因为你把它们隐藏在你的坚强背面。”我不说话,转身往回走。他在背后忽然大喊:“素心,让我照顾你。”我没有理会他,走进寝室楼的大门。

  交往让我把伤忘记

  我们的关系一天天密切起来,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,我常常给子岩讲我以前的他,讲我们之间的浪漫过往。子岩听的时候,总是微微蹙起眉头。

  一年时间转瞬即逝,2002年的最后一天,假日海滩有盛大烟火,我忽然很想去看那场年终岁尾的海边烟火,子岩便陪我一起去。偌大的海滨广场上,人群中间,我抬头看,烟花飞腾的时候,火焰掉入海中,那一瞬,我看见子岩英俊的侧脸。有这样好的人在身边陪我看烟火,过往也许并不是不能放下的。

  子岩在那一刻牵过我的手,而我并没有挣脱,我犹豫了一年时间,最后还是将手放到他的手心里。子岩说:“素心,你总是这样,表面上不动声色,但是透过这样的寒冷,我看见你内心的阳光和雨水。”我泪如雨下,转过一个街角,我终于还是等到了一个这样爱我的人。

  后来过了一段极快乐的生活,幸福得有些忘形,遇到一个爱的人,就将往日的伤统统忘记。我和子岩整日里形影不离,在那样简单的岁月里,我们相依为命,不在乎别人异样的眼光,不在乎校园里纷纷扰扰的流言蜚语。毕竟,在别人眼里,我们是这样不般配的一对。那时我已经研二结课,准备论文和找工作,而子岩大三,在准备考研。我们都前途未知,我很害怕再面对一次分离。尽管子岩答应我,无论如何,我们都会留在一起,但我心里清楚,前途和爱情很难两全。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小女孩,对爱情的相信,也有所保留。

  顶着压力我们也要在一起

  问题很快就来了,首先便是来自家里的压力。我的父母不同意,因为我研究生毕业,而子岩才本科毕业,他们觉得他配不上我。子岩的父母也不同意,本来我念书很早,与子岩年纪相仿,但他们说女孩子早进入社会的话,很容易变心,很难说将来,因此坚持要我们分开。我和子岩都很难过,却顶着压力仍然在一起,总以为熬过这一年,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
  整个2003年下半年,我们都在煎熬中度过,家人不同意,周围人不理解,很多人抱着不同的心态,等着看我们的将来,是否真的能如愿以偿。好在子岩和我都是坚强的,虽然前路未卜,仍然相互扶持,一起往下走。我曾想过离开子岩,他却异常坚持,认定了我就是他的一生一世。那时候,我被他感染了,开始笃信两个人相爱,就可以战胜一切。

  那时候有多艰难,只有我们自己知道。2004年的时候,前路已定,我们之间却出现了新的问题。我由于一直表现出色,留校任教,而子岩在考研的时候没有发挥好,没能考上本校,被调剂到四川一所偏远的大学。从此我们之间,隔山隔水。

  子岩笑着安慰我:“没关系的,等我三年,我念完书回来就要娶你。”我拼命地点头,眼泪往心里流。

  2004年秋天,送走子岩,我开始进入老师这样一个角色。子岩走后,我身边追求的人忽然多了起来,可是无论多寂寞,我都没有给任何人接近我的机会。时间一长,我父母有意见了,轮番做我的工作。

  我和子岩之间,自始至终都有这么多的苦难和挫折,从来不被看好,也从来不受任何人的祝福。连我们的父母都不祝福我们,难怪我们会有这样的结局。

  再有机会我们仍要在一起

  可是子岩,若再给我一个机会,我一定要待他更好,如果他仍可以活着等待我们相遇的话。

  2005年夏天,子岩忍不住对我的思念,千里迢迢回到海南来看我,途中遇到大雨,山石塌方,汽车翻下了悬崖。是谁说的蜀道难,我的子岩,永远留在了蜀道之间。

  我请了假赶过去,群山峻岭之间,看不到尽头的隧道和山涧,就如我看不到尽头的绝望和想念。我蹲下来,捂住脸,泪水止不住地从指缝中流出来,而子岩的笑脸就留在了这青草苍翠的夏天中。

  爱,从来都不是归宿,也不是我们彼此的救赎。终究只差了那么一点点,幸福转眼消逝。从此我一个人,日日自己关门,自己熄灯,其实也没什么,只不过寒冷的夜里少了一个人的温暖,只不过幸福不再完整。

  这世间,太少的相濡以沫,太多的相忘江湖。我想,我也快要将子岩忘记了。如果有一天,我连他的脸都想不起来了,或许我会更快乐一些,可以没心没肺地笑给别人看,可以嫁于他人为妻。

  可是子岩,若有来生,我必爱他,嫁他为妻,日日为他煮饭洗衣,举案齐眉,相敬如宾。那一场灿烂烟火,在海边绽放,然后消失。余下的,只是生生世世的思念,绵延无尽期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